凌释又叫图儿

粮食向痴汉傻白甜,入坑难出坑慢、自娱自乐、萌点清奇。

【杨戬】醉

给小伙伴安利《逍遥游》后,自己也爬回去看了,好喜欢帅出天际的二哥和护犊子的师父ww

粮食向。
二哥被师父捡走后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盏中只剩浅半清酿,映着落英被风荡出细细涟漪。微凉的指尖支在眉宇间,平复着有些发热的额前。他酒量一向不好,却不碍着他在屋里自饮自酌,尤其是,他在等待。
瞥了眼窗外的风景,手不禁握紧再慢慢松开。
还,不是时候。

竹舍的门被吱呀推开。
“师父?”

玉鼎真人似乎没听见他语气里的一丝诧异,只是抬眼看着面前的青年。熟悉的声线让玉鼎真人沉了面色,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。
醒过来么,还是仍在梦中?
见师尊面色不渝,杨戬嘴角留下一丝苦笑。难得师父亲自前来,自己竟未察觉分毫,如今的神识已经虚弱到如此地步了么。分神时余光掠过桌上杯盏,才察觉满屋的桃花里还留有几缕酒香。
是二仙山的碧瑶芳。

这酒杨戬记不起是何时尝过的,后劲极大,即使有九转玄功护着,一时间也化不开酒劲,杨戬心里叹了口气,终是忍不住开口。
“师父您醉了……”
“为师没醉!”玉鼎盯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子,断然截住了话头,半刻后合眼倚在桌边不再看他,脸上只剩一片淡漠冷静。
窗外风起,盏中又是一阵涟漪。杨戬低低唤了两声“师父”依旧无人答应,只有稍重的呼吸表明着他还醒着。杨戬迟疑了一会,半俯下身,打算扶师父去榻上歇息。却没料到玉鼎此刻猛然睁开双眼,反手揪住了杨戬衣襟。
“为师……”方才忍耐的怒气一字一字溢出,带得道袍衣袖轻颤。玉鼎眼神里是无尽的冷厉,逼得杨戬微垂了双目不敢稍动,“为师,不及你醉得厉害!”
醉得,赔上了自己的命!

语气里的急怒惊得杨戬身形一震,脑中尚有的混沌顷刻散去。
是了,这里不是那片桃林,自己也不是当初刚上山的少年。本命灯灭,到底是惊动师父下了昆仑。如今问责也罢呵斥也罢,他都没法回头也不能回头。布了这么久局,在整个棋盘中,这一步他不是料不到,只是不愿想。他不愿将算计用在师父身上,即使有再多的不得已,即使……是为了师父……
一瞬间的心神不宁牵动幻境激荡出阵阵波纹,如同盏中残留的清酿被风拨出的涟漪。待一切平静,杨戬仍回到了那个八九岁的孩童时代,在河边哼着小曲哄妹妹开心。桃林深处,那清幽的竹舍门栏紧掩,放佛从不曾有人踏足。
屋内,玉鼎真人放下空盏负手而立,背后榻上躺着的人依旧双目紧闭,却似乎有些喃喃呓语……
许久,音节断续间,玉鼎真人听到——
“师父。”

——喵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33)